Menu

一只鸟鹞子

0 Comment

  十三年前的夏天,妹夫在县城一家建筑工地当小工,天天穿着那身洗得有点发白的绿色迷彩服,头戴一顶黄色硬塑料安全帽,天还黑黑的,就起床干活去了。   mm已是6个月的身孕,怀胎反映一向十分重大,有时等于喝点水,也得吐逆进去,没方法,就一向找大夫天天来给mm输能量。   对mm有身,各人所持态度纷歧,因为mm得了腰椎结核,脊椎蜿蜒,原来腹腔就小,如今又怀上孕,胎儿愈来愈大,mm身材愈来愈不适,失眠、头晕、吐逆,家里人看了既心疼又着急,姐姐老是数落着妹夫,妹夫像是做错了事,老是一声不响。妹夫的大娘则说:没事的,有比mm重大多的,还能生呢。姐姐辩驳道:敢情不是你闺女?   就这样,在各人的争执中,mm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。妹夫仍是早出晚归,为了将要诞生的孩子,他惟独冒死干活挣钱,脸被太阳晒得红红的,脖子四周和肩膀上都起了皮,一撕一张。   一天午时,妹夫从工地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,从衣兜里掏出一个鸡蛋巨细的小鸟给二妹看。他说:工地开槽锯树,树倒了,从树的鸟窝里摔出两只还没出窝的小鸟。一只歪七扭八地随着鸟妈走了,一只爬在地上一动不动,想是摔坏了。妹夫见了,认为小鸟可怜,就装进了衣兜。   mm望着妹夫手心里的小鸟:全身长着灰色的小羽毛,尾巴还不翘起来,并且还有点秃,一双弱小的同党耷拉着,黄黄的嘴头一张一合,发不出声响,一对麻籽儿巨细的眼睛,圆圆的黑黑的,歪着脑袋望着mm,mm不由得把手伸了从前。   妹夫找了个废弃的自行车车筐,把小鸟放进去,下面盖了个破凉帽,吊在院子里洗衣服的绳索上;mm找了个矿泉水瓶,把下面底部剪上去,给小鸟当吃食饮水的小盆。   自从妹夫收养了这只小鸟,他的光阴更紧了,天天午时回家之前,他先到家里前面的树林里,草滩里,拍蚂蚱,把拍到的蚂蚱装到小瓶子里,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再一只一只抓进去,把蚂蚱肚子拽上去,塞进小鸟的嘴里。   mm对这只小鸟也是倍加呵护,没事总爱拿根油笔心梳理小鸟的羽毛,有时小鸟还叼住不放。定时添水,如碰到起风下雨的天色,mm早早就把小鸟提进屋。   不知不觉,两个礼拜从前了,小鸟的羽毛发亮了,它的同党也发进来了,并且嘴里也能收回“吱吱”的啼声,起头在车筐里转来转去。   这时候,mm吃东西也起头不怎么吐了,睡觉比以前也很多多少了。去医院检讨,大夫说身材和胎儿都还不错。   转瞬两个月从前了,小鸟长得缓慢,和只鸽子巨细差不多,食量愈来愈大,妹夫所拍的蚂蚱也愈来愈少。   一天午时,妹夫加班不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,小鸟“扑棱扑棱”又叫又闹,要吃食,mm没方法,挺着大肚,去街上割回2斤猪肉,把猪皮剔上去,切成小细条儿,给小鸟吃。小鸟像是吃到了八珍玉食,枯燥无味啄着。   不想到的是,自从小鸟吃了猪皮后,妹夫再给喂蚂蚱,看也不看,等于不吃。因而mm不竭去割肉,有时猪皮不敷吃就喂肥肉,而这只小鸟,竟然无以复加,不知好歹,吃了肥肉,就不吃猪皮,因而妹夫吃煮猪皮就酒,mm吃瘦肉,有时肥肉不敷吃,就得喂瘦肉,往往到最初,一块肉,大部分得让那只鸟吃掉。   这时候小鸟也长成大鸟了,嘴头又尖又弯,两只眼睛出格敏锐,尾巴也变长了,样子像只小老鹰,并且起头从车筐里飞进去,在院子里飞来飞去,或是地上围着mm转,mm的肚子愈来愈大,很不便当,老怕爬踩着它。   每当午时,这只大鸟“吱吱”叫着,拍打着同党向院门口飞去,mm晓得妹夫必定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了。   有时mm妹夫围着桌子用饭,这只大鸟就会蹲在桌上一动不动看着他们,妹夫就会用筷子夹块肉给它。   这只大鸟起头从院子飞进来玩了,先是进来半天就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了,开初是进来三天五天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,最让人欣慰的是它还学会了本身捕食。   秋日即刻就要从前了,怀胎9月的mm,举动极其不便。一天,大鸟乖乖地卧在mm怀里,老是用嘴头啄mm的手指,或是飞到mm的肩膀上,啄mm的耳朵和头发,mm认为大鸟很希奇,但也不多想。薄暮,大鸟围着蹲在院子地上抽烟的妹夫一圈一圈地飞,妹夫嫌烦不时用手赶着,再开初大鸟又围着妹夫家的房顶一圈一圈回旋扭转着,嘶哑地叫着。最初飞走了。   自从这次大鸟飞走后,再也不回来离去离去离去离去离去。只管mm又独自为大鸟割了一次肉。   半个月后,mm顺遂生下一个胖胖的肉肉的可恶女婴,就连给mm接生的池大夫也赞叹:她接生了几百个婴儿,素来没见过这么顺遂的,并且产妇还得了腰椎结核。开初,妹夫给外甥女起名叫“希望”,意义是生这个闺女满意如愿了。   开初,mm和妹夫才晓得,它们养的那只鸟是只风筝,是只吃鸟的鸟。但mm说:不论什么鸟,能活上去,能飞起来就好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